第664章 啊儿子你几巴好大

后军。孙尽忠正在招呼家丁列阵,原来是金兵歼灭了几路明军之后,哨骑侦查得知南路明军退兵,努尔哈赤命令离南路军最近的代善和皇太极分出一部人马衔尾追击,如果能打就打一下,不能打也要追赶一阵,体现大金天威。代善和皇太极接到命令后略一商量,便由皇太极亲率正白旗和两红旗所有马甲约四千人追杀明军。代善则留下打扫战场,清运物资。
妈妈依然不答话。
门前的瞭望台上还点着篝火,隐约有几个哨兵在巡逻。此时阿林保等人正在营中歇息,大战了一天,人困马伐。营中只有十几个留守的步甲。因为地处后方,而且距离赫图阿拉急进,代善和皇太极出击的时候带走了全部兵马,他们也不会料到有明军会来这里。所以行营里只留了十几个兵丁由一个壮达领着看守粮草。加上阿林保带的几个马甲,营中目前不过十八九人。
演员: 汤姆·哈迪/米歇尔·威廉姆斯/里兹·阿迈德/斯科特·黑兹/里德·斯科特
屋内的人听到外面的动静,走了出来,“谁在外面喧闹,扰人清静。”房门打开,程冲斗依然是那身白色的练功服,系着黑色的布腰带,脚蹬布鞋,向院中走来。
“杀啊!”阿克墩,阿林保一左一右各领着六七百个马甲直扑明军两翼,刘綎此时立在马上,周围家丁用圆盾护住他,一些用来随马队一起堆放草料的大车被首尾连接起来,围成一个圆形,形成了一个简陋的车阵,用来迟滞金兵的攻势,刘綎看的真切,金兵步甲正面进攻,马甲绕道两翼,是要利用人数上的绝对优势击破明军军阵。
此时的天门山和后世没有区别,天门山分成东梁山和西梁山,两座山隔长江相望,对江的那一面极为平整,如果你仔细看就会发现,两座山本来好似一体,然后仿佛被一道天雷从中劈开。像两个门柱一样伫立在长江两岸,所以得名天门山。
“大声一点我听不见!”
六十步了,马贼们放开缰绳,策马小跑起来。“飞雷炮准备。”
急走几步转了过去。嗬!眼前一片雾气蒸腾,雾气中隐隐还有排队的长龙,走近了一看,一间一进的屋子,里面摆了三四张长桌,长桌两边坐满了食客,店门口还有很多人在排队等待。老板在店门外支起一个棚子,搭的简易灶台,灶台里的柴火还在噼啪作响,上面一口大锅,大半锅的清水已经煮沸,上面在搭上一个三孔铁盘,每个孔上对应放着五个小蒸笼。白色的蒸汽夹杂着香味让人垂涎欲滴。抬头一望,店铺上放一个牌匾龙飞凤舞的写着几个大字,味浓汤包,落款是徽商总会。
“他这两年得了抑郁症,对我越来越暴躁,这些我都忍了,可是没想到,这一次他竟然做出这么出格的事来,完全没有顾及到我的感受,他再也不是我过去深爱着的龙青山了。”妈妈伤感地道。
啪一声,一鞭子挥来打掉了这个兵丁手中的红缨枪,“瞎了你的狗眼,敢挡百户大人的道。”一个马上的总旗大声呵斥到。兵丁这才看清楚,来人正是赵林,此人和吴斌吴大人关系不好,平时进城都是不急不忙,今天怎么火急火燎的。
“吾儿胡说什么呢,什么萨尔浒大战,杜总兵走的确实是萨尔浒一线,可放出去的哨探夜不收目前并未有任何和建虏交战的情报传回,想必此时建虏龟缩在赫图阿拉不敢出来了吧,待我四路大军到齐定杀他个片甲不留。吾儿先休息,为父军务繁忙,还有要事与大帅相商。”说罢,刘招孙拍拍刘毅的肩膀,大步走出营帐。
张鹤鸣点头道,“诸位都起来吧,咱们到府衙宣旨,公公请!”
想到此,刘毅心里不由一惊,“我竟然穿越了,后世的陆军学院优秀毕业生刘毅与眼前刘招孙十岁的儿子的灵魂融于一体,不好,今天是三月初三,万历末年的萨尔浒之战已经爆发,此时恐怕杜松和马林的部队已经全军覆没了。”陆军学院里可是把萨尔浒之战列为经典的以少胜多的范例,刘毅怎么会不熟悉。
刘毅将几枚定装弹药拿在手里,抄起了一支燧发铳,走到门外的空地上,熟练地咬开纸包倒出一点点到铳机的药锅里,然后将子弹塞入铳管,拿出通条压实,将通条插回槽中,然后瞄准五十步外的木靶,用力扣动扳机,火石和簧片摩擦发出火星,咔嚓一声竟然没有打响,刘毅将夹着火石的龙头扳回原位,再次用力扣动扳机。这一次砰的一声,铳口冒出一阵白烟,白烟散去之后那边一个士兵大声报告道:“命中木靶!”刘毅点点头,这铳的准头和装弹确实省力了很多,但是铳机还是有问题,不能保证每次都打响,可能还是扳机,阻铁,簧片和火石的配合有一些问题。
茶楼,酒楼,当铺,作坊,青楼,米店,纺织店,小食铺子鳞次栉比。街道空旷的地方还有支着桌子卖大碗茶的,打着地铺买小饰品的,推着小车卖糖人的,一群群的孩子欢笑着穿梭在街角。一派的恬静祥和,刘毅都有点懵了,这就是我出生的地方?
“老夫多次听周大人奏报,说你编练新军颇有成效,老夫此次前来就是为你这支新军而来,陈主事也和我提起,说你以去年大胜白莲教剩下的兵力为骨干,吸收良家子农家子入军营训练,此时已经初成规模。那就请你立刻操演给老夫看看吧,看看你这新军之法是否得当。”
一场漆黑雨夜的意外事故,一段笑料十足的误打误撞,将两个外表相似却内容各异的箱子调换。光头强始料未及:自己的“宝贝箱”已经变成了藏有“神秘宝贝”的箱子,更出他意料:“神秘宝贝”正将他和老对手熊大、熊二一步步推进一个巨大秘密当中……
程冲斗神情有一些黯然,刘毅却道:“师傅为何说这些丧气话,师傅老当益壮,岂不闻老骥伏枥志在千里,战国时尚有廉颇老矣尚能饭否的故事,师傅怎能气馁,徒儿给师傅准备了一样礼物还请师傅过目。”说着拉着程冲斗去了马厩。
待到周之翰将大寨搬空之后,刘毅召集人马,对他们道:“你们都是我的袍泽兄弟,下面我要说的事情请大家一定要保密,拜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