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6章 丁香wy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哼!知道就好,收银子可以,事要办的漂亮,这个陈严龄不错,将他调到南京兵部任给事中吧。还有里面一干人等,只要是我们的人,该升迁就升迁。东林的根基在江南,咱们一定要斩草除根,在南直隶多安插咱们的人,好好杀杀东林党的气焰。还有这个斩了贼首的总旗,倒有几分本事,既然防守把总和百户战死,就让他接了把总的位置吧,叫陈严龄去找他谈谈,你明白我的意思。记住我们的宗旨,团结可以团结的一切力量,目标只有一个,灭了东林党。”

我这才松了口气,躺倒在地。

日子一晃来到了公元一六二五年,天启五年,这一年刘毅十六岁了,十六岁也就是古代成丁的年纪。五年的训练加上服用丹药,刘毅身强力壮,一身的健硕肌肉,皮肤是古铜色,身高达到了六尺,约是后世的一米九,体重达到了一百九十斤,身材高大威猛,浑身充满了阳刚之气。一看就是武艺高强之人。

十几秒的时间仿佛过去了一个世纪,哗的一声,刘毅连带着阮星浮出了水面,刘毅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不远处教头们也游了过来。众人合力将阮星拖上了岸。岸上的众人早就是急不可耐,阮辉和家人们纷纷围了上去,眼见儿子脸色苍白,嘴唇和眼睛紧闭。他轻声呼唤:“星儿,星儿。”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刘毅他们跟着店家来到店后的马厩,“各位客官先挑挑看,看几位的打扮也是长年习武之人。”店家看看个人佩挂的腰刀,特别刘毅手上还拿着一杆红缨枪,背着一杆火铳!几个人倒是有点像哪个将军的家丁亲兵。

导游走过来,皮笑肉不笑地道:“尊敬的夫人,我很敬佩你的勇气,但这是旅游团的游戏规则,每个人都必须遵守。如果您过一会儿胆敢违反规则,将会受到跟她一样的待遇。”

“四贝勒,我的意思是将勇士们分三队布置,我两红旗的马队集中在东岗的背面,步兵和明军接战之后由山岗后分两边杀出,包围攻击明军的两翼,步兵则埋伏于东岗之上,明军到达西岗之后用弓箭覆盖明军,边射边进。刚才有探马来报,明军兵分两路,前军尽皆骑兵,轻装急进,与后面的步兵大队相隔十几里,我们两红旗快速击败前军。请四贝勒领你正白旗的勇士们埋伏在西南五里处,待此处交战之后杀出,截断明军的退路,顺便阻击可能的明军步兵增援,待我消灭前军之后我们合兵一处,攻击他们的步兵。四贝勒你意下如何?”代善扭头对站在身后的皇太极说道。

“不可能啊,只找到些碎银子?”刘毅心下觉得非常奇怪,这么大的寨子,存在了好几年,打劫的商队村镇至少上百,怎么可能没有银两呢?

“好,那我们去安排马车,我们在这里等先生三天,三天后启程。”陶宗道。

你永远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坚强,直到变得坚强成了你唯一的选择。

“好的,姜将军,赵靖!”“末将在”乔一琦的副手,川军千户赵靖答道。“传令全军加快速度!”乔一琦大声喊道,同时姜宏立也对策马在旁的**左营将军金应河说道“金将军,让中军的鸟铳手加快速度,跑步急进,作为前军,进入战场后如果遇敌鸟铳兵第一批投入战斗。”“小将遵命”金应河低头道。

马甲们放低身子,咬牙打马冲锋,三十步了,“放!”砰砰砰,又一阵排铳,三眼铳三十步内可破甲,这一轮打的前排马甲纷纷栽落马下,有的铳弹击中战马,战马前蹄跪下将背上的骑士掀飞出去,被后面的骑兵踏成肉泥。阿林保咬牙一个镫里藏身躲过这一波铳弹,旁边一个拔什库可没这么幸运,被一颗铳弹打中腹部,倒飞出去,“弟弟!”阿林保目眦欲裂,被打中的正是自己的亲弟弟阿楚。

我刚才还想着趁机和妈妈大套近乎的,现在却怜意大起,暗责自己太自私,完全没有考虑到妈妈刚刚被爱人出卖,又被一个猥琐至极的犬国人羞辱,差一点连贞节都不保。怎?能要求妈妈以现在的心理状态,马上就能接受另一个陌生人呢?

“这样的啊,那我能吃一颗吗?”阮星好奇的问道。“可以啊,但是你四体不勤,平日练武也是两天打鱼三天晒网,这个药是霸道的猛药,如果不能驾驭他的人服下会血管爆裂而死,你要试试吗?”说着拿出一颗递给阮星,阮星一听他这么说伸出去的手嗖的一下缩了回去,讪讪道:“算了算了,我就是开玩笑,玩笑,呵呵。”

上午的大考就快结束了,教头们之前请示了程冲斗,程冲斗也答应了。那就是大考结束之后还给在座的各位表演两个特别节目助助兴。这么一说观礼台上的众人也是来了兴致,特别是除了徽商总会之外的士绅,纷纷好奇的交头接耳打探会是什么节目。

过了几个时辰,他们终于到达了太平府,芜湖县。太平府位于长江下游南岸,府治当涂县,辖区大致相当于今日安徽省的马鞍山市及芜湖市辖境。五代南唐保大末置新和州,寻改雄远军,宋改曰平南军,升为太平州。元至正十五年(1355)四月丁巳,朱元璋改太平路为太平府。

“嚣张跋扈,目无上官,混蛋。”

刘毅伸头一看“这,这是?”

“百户王浩,火铳连应到一百二十人,实到一百二十人,报告完毕。”。。。。。。

代善面色不善,刚要下令万箭攒射,就听一声暴喝:“明狗受死!”阿克墩挥舞斩马重剑冲了出来和刘招孙战在一起,兵器相击火花四溅,两人都拼尽全力却不能一招制敌,猛然阿克墩瞅准时机单手执剑虚砍一下,左手摸出腰间匕首向前一送,一下捅入刘招孙胸腹,刘招孙一口鲜血喷出,嘴边吐出一些血块,双手紧紧抓住刀柄。

“啊!”一个士兵长枪兵捂住眼睛向后倒去,鲜血从指缝里喷涌而出,一支雕翎箭直插他的左眼,有一个刀牌手被射中小腿,惨叫一声跪了下去。山上乱箭齐发,吴斌招呼大家撤退,韩真看见下面一个穿山纹甲的军官指手画脚的正在指挥,大声令道:“所有人,射那个骑马的军官,马队跟我冲!”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阮辉拍了拍手,后面几个家丁抬上来一个红漆木大箱子,上面盖着红布,阮辉站起身来打开红布,然后先开箱盖,里面刺眼的光亮一下闪到了程冲斗和刘毅的眼睛。定睛一看竟然是满满一箱黄金。

“蒸汽机又是何物?”

赵林听到这话,眼中闪过一丝冷笑,心下道“不识抬举的东西,上官前来还不前倨后恭鞍前马后的伺候着,竟然把我撂在一边,我跟你客气两句你还来劲了。”当下面色也是冷了下来。刘毅可没心思想这么多,年底就要剿匪了,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还是一心操练着。

刘招孙虎目一瞪道:“刘毅,你可知道军中无戏言,无故说出这种不着边际的话,扰乱军心,论罪是当斩你知道吗?”刘綎拍拍刘招孙的肩膀道:“小孩子嘛,昨日又受了伤,惊魂未定之下,言语唐突也不必责怪,回营好生将养便是了。”

“师傅请讲。”

“唔,方才我让亲将杨三带两千人去试探了一阵,铜山城里的官兵不多,也就两三千人。待会还是用老办法我将战舰一字排开,全力轰打东城墙,掩护你们,**领两千人汇合杨三猛攻东城,老三带两千人分作两队佯攻南北城墙,老四带主力四千人前往西门设伏,咱们围三缺一,如果城内的人突围正好就地歼灭,算算俞咨皋和许心素这个兔崽子的兵马应该也快到了,厦门离这里这么近,到这里也就大半天的功夫,如果城里的人太阳落山之前不突围,那我就亲自领预备队两千登岸攻城,老四的兵马拦截援兵,且战且退,借着夜色的掩护咱们的战舰推进到最近距离,待老四把俞咨皋诱入射程之内,咱们数百门大小炮够他喝一壶了。待我解决了城里的人出城和老四汇合,咱合兵一处全歼俞咨皋。”郑芝龙对着桌上的铜山城防图跟几位弟弟布置着战术。

弓箭与中原的小梢弓不同,后金此时用的是长梢弓,弓梢长而反向弯曲,弓梢根部有弦垫,弓体用牛角,木材,和牛筋等材料制成。因此,满洲弓属于筋角反曲复合弓。满洲弓的这种设计使得它拉力可以做得很大,用来射重箭威力可以和早期的火药武器抗衡。

刘毅连忙又跪下道:“小子自记事起便常年在军中生活,家父也经常教我一些武艺,萨尔浒之战时小子正在军中,随刘大帅东路军直插建虏伪都赫图阿拉,没想到东路军中伏,家父和大帅尽皆阵亡,东路军全军覆没,小子和家丁卫士插入敌后斩杀一个梅勒额真,将家父和刘帅的首级夺回,面见了杨镐杨经略,小子已将家父带回关内,在顺天府外安葬立碑,因太平府还有家业,便带着百战余生的两个家丁回了芜湖县,昨日才到。小子在军中常听家父提起老先生的名字,说老先生武艺高强,当为大明武学第一人,家父曾说若以后有机会带小子引荐拜入程老先生门下学习武功,没想到家父已经阵亡,却再也没有和老先生见面的机会了。”

但将军对我仍如长兄一般,并不计较某的身份,某。。。某。。。”说到此刘金已是泪流满面,随即盯着金营方向,眼中喷出怒火“某追随将军五年有余,将军身死而不得全尸,某一定为将军报仇。”

原来是刘宝看大营里好长时间没有动静,也不见信号,心中焦急留下炮手陶宗看守马匹。自己翻身上马,拿着开元弓就赶来过来,正好撞上这一幕,也不管手臂受伤,不顾伤口崩裂也是射出了一箭,马上放箭本就没有准头,但还是一箭逼退了阿林保。刘宝一看金兵跪地,扔掉弓箭,右手拔出柳叶刀,就要结果他。

“遵命!”周之翰道。

朝中天启皇帝重用魏忠贤,魏忠贤成立阉党以朱童蒙、郭允厚为太仆少卿,吕鹏云、孙杰为大理寺丞,恢复霍维华、郭兴治为给事中,徐景濂、贾继春、杨维垣为御史,而起用徐兆魁、王绍徽、乔应甲、徐绍吉、阮大铖、陈尔翌、张养素、李应荐、李嵩、杨春懋等人作为他的爪牙。内监有王体乾、李朝钦、王朝辅等三十余人。外廷有大学士顾秉谦、魏广微等,其中文臣崔呈秀、田吉、吴淳夫、李夔龙、倪文焕主谋议,号“五虎”;武臣田尔耕、许显纯、孙云鹤、杨寰、崔应元主杀戮,号“五彪”;其他又有十狗、十孩儿、四十孙等名号。一时间阉党势力遮天蔽日把持朝政,将清流和东林党死死压制。